亚洲城ca88手机版 > 收藏拍卖 >  明 朱朴 月兔桂图 绢本设色 1四3×5四.贰

原标题: 明 朱朴 月兔桂图 绢本设色 1四3×5四.贰

浏览次数:192 时间:2019-05-21

北京九歌国际拍卖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将迎来十周岁华诞,九歌拍卖自2004年成立至今,长期坚持精品化拍卖路线。此次九歌·十年—2014秋文物艺术品拍卖会即将于12月13—17日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酒店举槌。此次拍卖涵盖了中国书画、瓷器杂项、两大部分共八个精品专场,其中书画部分包括:墨香——中国书画一,撷英——中国书画二,璀璨——当代珍品书画专场,臻萃——近现代重要作品专场,寄情——中国书画三,翰墨缘——听雨轩珍藏书画及美术文献共五大精品主题。瓷杂部分推出雅玩——瓷器杂项专场以及凝翠——翡翠珠宝专场。众多主题专场及千余件精彩拍品将一同亮相,拉开2014年北京九歌拍卖十周年精彩序幕,为广大藏家奉上10周年庆典的收藏盛宴!

图片 1

明 朱朴 月兔桂图 绢本设色 143×54.2

 明 朱朴 月兔桂图 绢本设色 143×54.2

中国古代白兔极为稀少,那时野兔毛色多为灰褐色,而白兔是一种极少的变异现象,因此被认为是祥瑞的象征。古书《瑞应图》曰:“赤兔大瑞,白兔中瑞。”古时,各地发现白兔之后,多要歌舞赞之,并供奉给朝廷,以彰显君主之贤明、四海之大治。初略统计,有三次史料记载向朝廷晋献白兔,分别是汉代建平元年、元和三年以及永康元年。晋代的司马桓温在呈送皇帝的文章中,写过一篇《白兔表》:“今白兔见于春谷县,皓质纯素、皎然殊观。”可见遇白兔之隆重——禀告圣上。关于兔的典籍记载,应首见于屈原的《天问》:“夜光何德,死而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唐代武元衡也写过一篇《贺白兔表》。说:“兔居卯位,白顺金色。金者,取象于武臣。白者,明资于异色。惟此瑞兽,是称月精。”在中国,兔子与月亮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古诗文中,兔成了月的代称,如兔轮、兔魄。在李白《拟古十二首(其九)》:“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李贺《梦天》记:“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更常见的说法,是戏文或说书、评剧中所唱:“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兔,亦作为受欢迎的题材出现在中国画名作中,中国古代传世画作所绘双兔居多,其中画白兔者较少。这些作品多收藏于博物馆,诸如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崔白的《四瑞图册》,徐崇嗣《露薇雪颖图》,易元吉的《兔图册》和刘永年的《花阴玉兔图卷》,更为人所熟知的是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清代画家冷枚的《梧桐双兔图轴》。这里给大家呈现的是难得一见、流传有序且藏于私人手中的玉兔题材的绘画精品——朱朴的《月兔桂图》。

细赏佳作,绢色老陈,墨色古朴,描绘月圆之夜一只白兔踞于坡石之上,翘首相望月桂。玉兔身后散落一些白色野菊,一棵挺拔的桂树将人们视线引向画面上部,枝叶掩映中露出一轮藏于云后圆月。几簇白桂花点缀于绿叶之中,仿佛我们能够闻到它们散发出得淡淡清香。洁白的兔身、菊花和桂树花与四周的夜色形成对比,使得白兔在色彩上处于焦点位置。画面上部的枝干向下弯曲,右下方的枝叶向上延伸,从而构图上玉兔成为了画中的中心,突出主题而且平衡了画面构图。晋代张华在《博物志》中记载,兔是“望月而孕,口中吐子”。雌兔只需对月亮“飞眼”就“有了”,故由“吐子”的谐音而成为兔子。并且相传月亮上的广寒宫前生长着繁茂的桂树,碎碎的金黄、玉白之桂花,终年不谢,飘荡在风

中,福及神州大地。所以整幅作品在题材上也和谐统一,月圆之夜,玉兔出现,昭示出祥瑞嘉泰的美好景象。

画作中,白兔描写细致,结构严谨,造型准确,纤毫毕现,眼睛晶莹通透,似活的一般。画者通过细腻的笔法将兔子皮毛那种光洁柔顺的质感表现地淋漓尽致。桂树的枝干勾写潇洒流畅,运笔时勾勒点染并用,皴擦变化多端,墨色凝重沉稳,产生一派苍劲浑厚的艺术效果。近景处用斧劈皴画出,笔墨更为粗简放纵、洒脱爽劲、酣畅淋漓,富有较强的节奏感。此作,工细处略袭宋画之工丽妍巧,写意处又有时代新风。整幅构图疏密有致,用笔细腻清秀设色雅丽和谐,各种技法融为一体,宛若天成,达到一种“以人趣求物趣,从物趣显天趣”的美妙的自然境界。

此作为明代浙江绘画名家朱朴所画,在画的左侧中部钤盖两方印鉴:“西村”、“大明朱朴画记”,西村是朱朴的名号。对于这位浙江地区的名画家,多处都有记载,综合地方志《嘉兴府志》、《海盐文献志》、《嘉善志》等记载,可知,朱朴为明代正德至万历年间浙江嘉善人,字符素,号西村,嘉兴(今浙江嘉兴)人或作嘉善(今浙江嘉善)人。好诗,善小幅山水,似黄公望、吴镇,作蝇头小楷,题诗其上。清代徐沁的《明画录》中亦记:“朱朴字符素,号西村,海盐人,工诗。所画山水小幅,取法元人于子久、仲圭,兼擅其妙。性喜音律,垂老至八十馀,未尝一日间断”。其有诗集编入《四库全书》,按《钦定四库全书·集部六·西村诗集》记载,“明朱朴撰,朴,字符素,海盐人,当正德、嘉靖间与文征明、孙一元相唱酬”。与“明四家”文征明交往,相信其绘画相互交流学习。朱朴生活的时期恰逢“浙派”和“吴派”画风交替流行画坛的期间,这亦使得其画风和技法上受到两派影响,形成兼容两者特点的独特画风。“浙派”以戴进、吴伟、张路为代表,承袭南宋马远、夏圭院体派山水的衣钵,上溯北宋及元人,笔墨劲健精微,稍增壮阔的气势,简括纵逸,格调豪放。明中期以后,以沈周、文征明为首的“吴门派”兴起并流行画坛,此派继承了元四大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的画风。以简练浑厚、苍劲雄健的粗笔画见长,注重笔墨表现,强调感情色彩和幽淡的意境,追求平淡自然、恬静平和的格调。从朱朴存世作品《寻僧访隐图》,可以看出朱朴融汇两家特点的独特画风(对此作的详细分析见周祝军:《朱朴和他的<寻僧访隐图>》,《嘉兴文博》,2008年第4期),此幅《月兔桂图》亦是如此。

近景处,山石采用斧劈皴,下笔较重、粗犷有力、豪放挺健。这是浙派的山水最常用、甚至滥觞的山石处理方法。正如《艺苑卮言》中论述吴伟作品道:“山水树石俱作斧劈皴,亦太遒劲”。在白兔的绘画表现上,准确的造型,简练的笔墨,注重表情刻画,也是秉承了浙派花鸟画的特点。笔墨上,粗细并用的线条,简率顿挫有力的行笔,无不是“浙派”气象。诸多画法,明显看见浙派绘画的影响,力求克服有些浙派画家剑拔弩张与刻露的弊病,吸收了“吴派”画家清新秀润的特点,力求具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吴门派不仅在山水画上成就突出,在人物画和花卉画方面也各有建树。如陈淳发展了水墨写意花卉画,周之冕创造了钩花点叶的小写意花鸟画法,陆治(文征明的门徒)以工整妍丽的花鸟画著称于世。朱朴与文征明交往甚深,并且山水习吴镇、黄公望,自然画面中流露出此派气质。此作中,桂树枝叶勾勒准确但不拘板,表现桂枝所用线条松动而不失灵韵,画面幽静富有生机,又让人自然感受到“吴派”画派的韵味。

与前文所述其他画白兔的作品相比,如此大尺幅的“玉兔图”唯有袁枚的《梧桐双兔图》,其他的均为册页、手卷等小幅作品。这两幅佳作在构图上有许多相似之处,如果将《梧桐双兔图》作品中右边的兔子去掉,不考虑绘画技法的不同,则两者更是惊人类同,山石、树木均置于画面左侧,玉兔位于左下中部处于画面中心。两件稀世佳作,一“久”一“新”,一件留在“民间”,一件藏于“宫中”,却“交相辉映”,在美术史中均留下灿烂的一笔。

明朝时,朝鲜、越南、东瀛等国,无不视我国画为瑰宝,重金来求者,岁有其人,其中日本人尤为热烈。且日本人酷爱中国宋元画法,当时在日本凡是学习“唐画”之画者无不著名一时。“浙派”绘画对于日本画坛的影响,甚至比大明朝还大,因为他们认为“浙派”是宋代院体画风的发展与延续,是“正统”的继承者。日本著名画家雪舟所习,即为“浙派”。而明沈周、唐寅画,在日本当时亦有大量摹仿者。朱朴的画风兼有“浙派”与“吴派”两家元素,相信这也是吸引日本索画者的重视的原因,才不惜重金购买并携至本国(日本)。并且在明代,中日两朝贸易盛行,而书画当时被称为来自中国的高级舶来品,此幅《月兔桂图》,推测便是当时被输入日本的绘画艺术品。此作于1927年再度面市、转手之前,一直收藏于纪州德川家族,并编录入《纪州德川家藏品展图录》。其后,根据文字著录信息显示,此画流经表千家收藏转手后,系根津美术馆创设人根津嘉一郎所有。此作历时弥久,却如此流传有序,记录详实,甚为难得,进一步说明此作之精美,深得旧藏者的喜爱。

美术史的架构是以风格传承创新为线索的,特别是古代书画因其传世作品稀少,故只要作品佳好,艺术风格上“继古承新”,时久到代,定是弥足珍贵,可谓是稀世佳玩。此幅朱朴的《月桂兔图》,清晰的体现出明代妍丽工致的边文进工笔一体的花鸟,兼容“浙派”和“吴派”的绘画特色,雅丽严谨,质量上乘,题材祥瑞,品相完好,绝不输于其他花鸟名家之作。此等堪称博物馆级的画作精品既是美术史的珍贵资料,亦是收藏家的追捧的绝好、顶级藏品。

预展时间:12月13日—12月15日

拍卖时间:12月16日—12月17日

展拍地点: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酒店

本文由亚洲城ca88手机版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 明 朱朴 月兔桂图 绢本设色 1四3×5四.贰

关键词: 收藏拍卖

上一篇:也是新疆第三回周全展现文物修复成果收藏拍卖

下一篇:没有了